408.教育是一场师生互相取暖的修行

日期:2019年08月27日     

 

初遇


每一个新的班级都是一场新的修行
去年,我接手初一53班。开始了新一轮的建班之旅。尽管这早已不是我第一次带初一班级,但从带初三毕业班到带初一,我仍然非常不适应。
记得开学10天后,我组织大伙采取班级议事的方式商讨班级的班规,我得到了如下答案:
作业不交的,罚抄50遍;
迟到的,在教室隔音间站一节课;
上课吵闹的,到班主任老师办公室挨10板子手掌心;
眼保健操不认真做的,罚做10遍;
......
这让我感到害怕,因为孩子们对于问题的解决几乎都寄托在惩罚上,似乎缺乏惩罚,他们的行为就无法得到改变,他们的成长就无法发生。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群内心世界里并未被点亮的孩子,他们对老师产生过多的依赖,传统的教育模式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记是:一个优秀的学生,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听老师的话,按照老师说的做。
我们的教育绝不应该是用来培养奴隶的,我必须有所改变。
于是,我为新的班级作了一项三年计划:自主管理塑其表,自主教育养其里。

基于这个时间轴与结构图,抛开自主管理体系的建立和班级自主文化的初步建设,建班之初我更需要引导学生达成基于学生主体的:自我期待、自我定位与自我唤醒,以期待他们能在班级发展过程中形成良好的自我发现、察觉能力和自我纠正能力,最终走向自主成长。

破冰


写一封信给孩子播下期待的种子
我是一个喜欢阅读各类网络新闻信息的人,而启发我做第一件事的,是来自网络上的一则新闻:

乔布斯“时间胶囊”被挖出
1983年,史蒂芬•乔布斯作为年轻的技术创新者出席了一次在阿斯彭召开的会议,并在那里埋藏了时间胶囊。这个时间胶囊呈管状,长约4米,里面装满了收藏品。而在众多收藏品中,最惹人眼球的当属丽莎鼠标(Lisa Mouse)。丽莎鼠标是乔布斯用女儿的芳名命名的,它是第一代商务电脑的专用鼠标,在当时十分罕见。虽然三十年来鼠标在风格上有所变化,但在内部构造上却与丽莎鼠标区别不大。
乔布斯的时间胶囊最终在国家地理频道《挖掘者》(Diggers)栏目的协助下被发掘。科技资讯网(CNET)称,时间胶囊的挖掘耗费重型机械两个多小时,而阿斯彭历史协会也表示将帮助栏目负责人整理时间胶囊的目录清单。
还有什么能让孩子们记录下今天的自我和未来的目标,并且还能在三年之后真实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更来得震撼的吗?
我一刹那脑洞大开:假如我和孩子们一起埋下一颗时光胶囊,或许那就是一颗希望的种子,等到毕业时我们挖出来,我们集体回望,在时空的交错中,可能会有更多的感慨。
说做就做,我找到了万能的淘宝,输入关键字“时间胶囊”,还真看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一个不锈钢的、带密封圈的、有紧固螺钉的罐子,而且“价值不菲”——88元!
当我拿着这个罐子出现在教室的时候,孩子们瞬间沸腾了。尽管他们还只在学校里度过了3周的时间,但强烈的好奇心已经让他们克服了师生与同学之间的陌生感。
我问:“同学们,这是一个特殊的罐子。有没有同学听说过时间胶囊?”
“我知道,电影《先知》里的一所美国学校会给每一届小学生都埋下这个东西,然后很多年后同学们长大了就可以到学校打开它。”一个孩子说道。
我向他伸出了大拇指,接着为他们播放了我给上一届学生做的两个视频(一个是初一的,另一个是初三的)。
看完后,我问同学们:“大伙看到了什么?”
一个孩子说道:“老师,他们长大了,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长大!”
“是的,我们也会长大,在三年后,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成长为翩翩少年。那么,请大伙静静地想一想:你期待着三年以后的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翩翩少年?如果你想到了,想好了,请给三年后的自己写封信吧!然后,我们一起将这些寄给未来的信收入这个时间胶囊里,埋在校园里,三年之后,临近毕业我们再一起打开它好吗?”
我给了他们一整天的时间写这封信,那一天的时间里我从办公室都能闻到他们郑重其事的气息。第二天,我邀请孩子们一起打开了“时间胶囊”,让他们挨个将自己的信放进去。有意思的是,有几个孩子还把自己的几件小玩具也放了进去。
那天,我在黑板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我无从知晓,三年后的某一刻,当我们一起打开这份来自三年前的记忆,我们会是怎样!但我确切地知道,我们又一次种下了一个美好的愿望、一个对自己未来的承诺,和当我们走过这三个春夏秋冬的每一天时,我们都会在心底告诉自己:未来的美好的我,在等待着此时的自己!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们播下去的,是孩子们对自我的期待,这些期待将在往后的日子里时刻拷问着他们自己是否每天都在朝向那个期待,他们会自我修正,自我调整。因为未来的那一刻,这个愿望会让他们自我回望自己走过的这三年,那一刻他们是愧疚,还是欣喜?往后岁月里的每一步,都会让他们谨而行之!

升温


努力把他们从课堂中解放出去
启发我做第二件事的,是今年年初的一起网络事件:
从央视辞职的记者柴静,在2015年2月28日,推出了她自费拍摄的雾霾深度调查《穹顶之下》,这也是柴静辞职后首度公开亮相。记得这个视频刚刚发布的时候,我让学生看过,并要求他们写相应的心得体会。
但我收到的心得体会概括起来无非是两种,第一种:“北京的空气好脏啊,那些破坏环境的人好坏啊!”第二种:“要做一个从小关注环境污染的人,不乱丢纸屑、不污染环境,为保护地球妈妈,为维护人类生存和发展而努力终生!”
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看到的。于是我决定整合和生发更多的活动,我要提供一个平台,从而真正触及到他们的内心。

在一个个臭水池旁,同学们明白了污水处理厂的基本工作流程,明白了这座小小的城市原来有那么多污染水源的地方,更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污水。
回来之后,孩子们议论纷纷,然后跟我说:“我们看视频看的是空气污染,您带我们去看了水污染,这不对!”
孩子们建议由我带领一个精干小组去我们益阳市最大,也是湖南省最大的火电厂来一次柴静式的“英雄式”探访,体会一把暗访记者的感觉。
于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带着一个小组的同学在经过三次身份核查之后,头戴安全帽进入了厂房,我这才发现,就算是我们想要暗访,我们也就估计能拍几个烟囱了。
我们一路参观了厂房,孩子们问的最多的问题是:“老师,电是怎么产生的?”
我的答案是:“等你们学完初中物理,你们就知道了。”
在工程师的介绍下,孩子们最为关心的两个流程是:脱硫塔和静电除尘仓,前者是让火电厂排放出去的空气不含硫元素的关键流程,而后者针对的就是柴静视频里提到最多的东西:PM2.5。工程师是这么说的:“别说PM2.5,就是PM0.25也逃不掉这个静电除尘仓。更何况,这些灰尘,我们收集起来一年能卖好几百万呢!”
孩子们又开始问我了:“老师硫是什么,脱硫塔是怎么工作的?静电为什么能除尘呢?”
我的答案是:“同学们,学完初中的化学和物理,你们就都明白了。”
参观完毕,我们开始在厂房前的台阶上一起交流,我灵机一动,又一个活动生发出来了:“班级大讲坛”,第一次课就请同学来讲火电厂废气排放流程及原理。我说:“大伙今天来参观了,可是那么多同学他们没来,怎么办呢?你们回去讲给他们听,好让他们对我们益阳的空气放心,也让他们学到点东西。”
金逸鸣同学接受了这个任务,我给他配了两位助手,给了他们整整一周的时间准备。在往后的一周里,这几位同学天天查阅资料,主动询问了他们尚未接触的物理和化学老师,制作PPT,小组范围内多次试讲修改。
在第二周的班会课上,53班第一次班级大讲坛开课了,金讲师准备充分,用塑料尺摩擦吸附小纸片来演示了静电吸附灰尘的原理。30分钟的课堂孩子们听得比平时认真多了。课后,还有不少对物理和化学产生了兴趣的同学去查阅了资料,找金讲师一起探讨。
在这一系列的活动中,孩子们开始变得关心这个与他们息息相关的世界,变得主动和积极,变得对于事物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和思维。由最初的被动接受到后来主动探寻,他们的内心被点亮了。
“教只能给予推动,使学生自己去找到必需认识的东西。”作为班主任老师,我只做了一件事:整合资源。很多时候,我们只是提供了一个供孩子们发展的平台,便能使他们自己在这个平台里唤醒自我成长的意愿。


热恋


每一个平凡的点滴都值得精心准备
网络上曾热传过这样一个段子:教书是一场盛大的暗恋,你费劲心思去爱一群人,最后却只感动了自己。
但也许,是我们“求爱”的方式不对呢?我以为,评语这个事,就像写情书一样,委婉一点,有情调一点,“求爱”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更高一点。我试图让评语能打开学生的心门,学生的名字、“我们”的某个小故事、某月某天某一个时刻的一个场景••••••我试图让评语更温馨、更有特^*,以便于学生更能接受。

(学科特点式评语)


我是数学老师,写评语有时自然要突出点数学老师的特^*:
江湘渝同学:你的活泼与开朗、善良与真诚是一如既往的,但老师很不幸地告诉你:这学期你的表现是 a>0的二次函数的对称轴的左边部分的一个动点----y随x的增大而减小了,马上初三,老师真诚地期待你能运动到二次函数的最低点,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释放出你所有的潜力,再运动到对称轴的右边部分,让y随x的增大而无限增大。
江湘渝同学的数学成绩是很不错的,而一年之后,该动点已经运动在他本该在的位置上。

(互动式评语)


再后来,我开始这么玩,让学生先自评,老师再点评:
李国豪同学:
吾今四望惨淡,执笔而书,愀然以悲,茫然不能自已也。昔吾等入校之时,整日嘻哈、虚度光阴,今初三已过半,恍然惊觉。回首往日,吾同窗曰:“汝甚屌,令尊知否?”答曰:“不知”。
吾师曾曰:“汝年年蹉跎,终无所成,所向何?”吾不听,今方知悔,尚有改意。决意下期发愤图强,废寝忘食,使家校具为一体,必终成所愿。今已临期末,吾将于寒假悬梁刺股、凿壁借光,誓以三千越甲吞万里之吴!此证!
看到这份评语时,我有些惊呆了,尽管我是个数学老师,也忍不住“显摆”了一把我那点微不足道的古文功底:
李国豪同学:汝既知“汝年年蹉跎,终无所成,所向何”,古人云:“亡羊补牢,犹未晚也!”须知汝唯蹉跎也,若不蹉跎,平步青云、涅槃重生易如反掌也!
这种互评式的评语不再只是老师单一方面的灌输式的教育,相反开始具备了让学生自我反思、与学生心灵沟通的作用,这时老师的评价自然也拥有了更多的教育的意义!
今年我还准备折腾一下“四维互动”式评语:孩子先写,学生互评,家长再评,老师总评。或许以后我还会举办“评语认领仪式”、“听评语猜名字比赛”主题班会••••••
在一份只是期末给学生评价的东西上,有必要这么折腾吗?我的回答是:有必要,而且太有必要了!当评语根本触及不了学生的内心时,有如向一个盖紧盖子的水杯里倒水,我们却还期待能将水倒进去?我想,能够敲开学生心门的评语才具意义,才能真正让学生接受。评语如此,我们的德育亦是如此!
我从未想过一定要为学生做多少伟大的事,我总觉得,每一件小事,用心去做,都能具有最为温暖的力量,于是十几年来,我总喜欢尽力做好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哪怕是小小的评语。

      


来源:2015-11-14    新校长传媒

Copyright 2019-2020 @ www.cyyz.org 昌邑市第一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The C# Cms v1.02

地址:山东省昌邑市一中南街1号 联系电话:0536-7212370 邮编:261300

鲁ICP备090656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