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邑一中马晓英|不为无用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听史建筑老师语文讲座有感

日期:2019年08月26日     

 2008年夏天,山东省第一次组织教师参加网络研修。视频中,一位青年专家面对镜头侃侃而谈:“布置给学生的每一道题目,我都要写下水作文……”
     2017年春天,还是那位专家,站在一中报告厅的讲台上,深入浅出,娓娓道来。报告厅是战场,他是所向披靡的将军。每位听众,都折服于他逻辑的缜密,思维的有力,表达的流畅。关键是,神态的从容。那从容,既包含对所教知识了然于胸的自信,又包含人到中年洞察生命真谛的坦然。这中间,他仍然展示了自己的诸多下水作文。那些不过千言的文字,在他灵巧的调度之下,既完美契合高考作文的格式,又透露出浓厚的文化底蕴和深沉的人文思索,真正达到内容与形式的水乳交融。
    他,就是史建筑。我特地查阅他的履历——1969年出生,只比我大十三岁。十三年后,我的专业素养是能够达到或接近他的水平,还是站在“匠人”的高度原地踏步?在非凡成就的背后,我发现他只是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做一些无用之事,比如读书,比如写下水作文。
    不为无用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不知何时,“有用”与否取代“喜欢”与否,成了我们做或者不做事情的唯一标准。
    讲座期间,史建筑老师曾经讲到一个笑话。有位家长对他说:我家孩子的语文,就阅读和写作不大好,其他尚可!史老师哑然:您可真够谦虚!语文,不就是阅读和写作两大块吗?
    我明白,那位家长要表达的是:我的孩子默写生字词古诗文也好,做语病标点等选择题也不错。就是,阅读题和作文题分数不高。说得更明白些:在阅读和写作方面,我孩子可以把老师教的答题模式和作文套路背得一字不错,可是,总和答案例文差了那么一大截!
若追问一句:您的孩子喜欢阅读名著并且做摘抄吗?您的孩子经常自主背诵一些优美的文段吗?您的孩子能够坚持写日记或者周记吗?
答案往往是否定的。因为,老师通常不大布置这样一些不容易量化管理的作业。而且,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不认为干这些事情是“有用”的。
    问题的关键,恰恰出在这些“没有”的事情上。原因很简单:没有坚实的地基,设计再巧妙,也成就不了万丈高楼。阅读和写作量,就是语文的地基。朱熹说: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没有足够的阅读量和写作量的支撑,学生的语文素养不可能有明显提升。阅读和写作考查的正是学生的语文素养,非有丰富的阅读量和充足的写作量不能达到。有这样一种说法:语文学习,百分之二十在课堂,百分之八十在课外。这并非是语文老师推卸责任的托词,而是强调海量阅读和足量写作对提高语文成绩的重要性。
    不但学生开始品尝“过分功利和实用”的苦果,老师本人也不由自主成了“实用主义”的拥趸。课堂上充满激情的范读不知何时消失了踪迹;读来齿颊留香的诗词落了厚厚的尘埃;翻看自己曾经写的文字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偶尔看到一部好的电影,往往要在推不推荐给学生之间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拉开一段距离审视自己的从教生涯,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然成了分数的奴隶,带着学生一同在它身后亦步亦趋,身心俱疲。
     不为无用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人生本不容易,的确需要干点自己喜欢的“无用”的事犒赏自己,才能够让我们在最黑暗的日子里也咬紧牙关坚持,相信前方有一份美好等待自己。
我相信,有很多语文老师,在大学录取志愿郑重填上“中文”的时候,对文学都怀有一种赤诚之情。我相信,有很多语文老师,从教的初衷,是愿意一生与诗书为伴,而非同题海为伍。现在通过史老师的经验来看,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语文老师,需要经常做的,恰恰是在行进途中被我们有意无意放弃了的一些事情——阅读,写作。但是,此时此刻绕了一圈重回原点,已经并非单纯为了“有用”,而是曾经喜欢。正如有人喜欢插花,有人喜欢品茗,有人喜欢骑行,有人喜欢钓鱼。做这些无用之事,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心情更加富足而已。只不过,我们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恰恰有助于提升我们的专业素养。足矣。

        


荐稿人:付志鹏


Copyright 2019-2020 @ www.cyyz.org 昌邑市第一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The C# Cms v1.02

地址:山东省昌邑市一中南街1号 联系电话:0536-7212370 邮编:261300

鲁ICP备09065608-1号